打卡狂人日记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16 13:33

  采访韩小宝前,我一直误认为自己也算打卡达人。过去两年多时间内,我参加了七次每期100天的微信群打卡活动,并且全部坚持下来。

  与朋友圈的图文打卡不同,群打卡以微信群组为单位,志同道合者结成一定期限的小团体,在约定规则下群内打卡,并附带一定奖惩措施。

  “过去四年,我组织的打卡超过一百次。”小宝说。作为北京某书友会负责人,组织打卡活动既是他活跃社群的必要手段,也是一种个人爱好——这一百多次打卡,每一轮他都参加了,很多时候多线并行,但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中途放弃。

  他甚至针对打卡行为写过两篇小文,“最难的不是坚持,而是放弃,因为改变很难,思考太累了”。思辨很哲学。

  小宝组织的各类打卡群,时长从一周到一年不等;人数少则数十,多则上千;至于打卡形式,大致可分为综合型和主题型。

  综合型对打卡内容不做限制,每人可选一个主题。虽然大多是读书、健身等常规操作,但在这四年中,也不乏令人印象深刻的项目。“有一个妈妈,孩子要参加考试,她就选择用每天做爱心早餐打卡。”小宝说,最难得的不是连续做一百天早饭,而是这一百天的早饭不重样。孩子成绩如何不得而知,但母亲的厨艺确实日日精益了。

  而所谓主题型,就是整轮打卡针对同一主题,吸引对此感兴趣的特定人群。书友会发起的主题,自然以读书类居多,但即便是读书这一单一内容,一个群内也会有不同形式供选择。比如小宝曾组织过一个长达一年期的读书群,参加者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:A.精读一到两本书;B.针对某种类型,如历史、管理类进行阅读;C.所有类型都可以。

  灵活是为了增加参与度,也能让打卡成果更显著。“一年读一两本书,如果不是坚持打卡,自己很少能读的这么深入。”小宝说,不限制类型则会让参与者减少压力,“总能找到一本自己读的下去的”。

  在小宝介绍的主题打卡中,我想当然认为马拉松打卡是最难坚持的:从半马前100天开始,每周跑步三次,并在半马当天完赛或者在线公里。事实证明,这确实也是“幸存率”最低的项目,参加的18人中,最后只有3人坚持到底。

  直到我发现他还组织过一个微信公号打卡群。入群者每周完成一篇公众号文章推送,还要在群里就内容进行探讨。

  他组织的活动几乎都设置了保证金制度。以一年期读书群为例,入群者每人缴纳365元构成奖金池,坚持完成打卡的人最终平分池中所有保证金。

  对于有的读书群拍个起止页码就算打卡的方式,小宝并不认同,他制定的规则是:每天读书一小时,写下100字以上阅读感受,以内容输出作为打卡凭证。

  他组织的打卡群,通常不仅有趣,还很刺激。制度很严苛:一次未能打卡,就会失去分得保证金的资格。当然,如果你心态过硬,还可以继续留在群中。

  他的理由是,如果只靠一点点钱就可以弥补错漏,人就容易慵懒,容易应付,群的存在意义也会大打折扣。

  群里的其他同学补充了另外两个因素:一个有威信的组织者+几个有奉献精神的志愿者。群众说,组织者的权威可以解决群内出现的大小问题,比如肃清发广告人群,重申行为规范等;志愿者则是群内最具奉献精神的人,没有他们每日按时记录,群的存在势必无法长久。

  每个群的发展路径大同小异。进群时众人摩拳擦掌,但退群浪潮很快就会席卷而来,“70%的掉队者都出现在进群前几天,养成习惯非常困难。”小宝说,另一个瓶颈期出现在半程,新鲜感日渐消退,倦怠情绪频增,一旦熬过这一关,顺利“结业”也就很有指望。

  在小宝组织的群里,结业人数一般不超过百分之三十。最极端的例子是,一位老兄倾情参加了七次打卡,每一次都成功做到半途而废;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个男同学,他在每一次打卡活动中都顽强生存下来,支撑他的信念是“理财有道”——仅马拉松一群,他就以200块的投入赚回了1200块。

  持续两年的100天综合型打卡群,是从熟人圈子里的“C30”活动开始的。规则很简单,参与者任选一个项目,每日投入一小时并打卡,未能完成者在群内发放总额为50的红包,数目是群人数-1,也就是说,除了自己,人人有份。

  不断有人掉队,不断有人发红包,群成员从五六十人一路下滑到只剩不到三十人,最终摸爬滚打完成30天任务时,幸存者如释重负又恋恋不舍,于是很快自发形成了新的打卡群,并将时间由30天延长至100天。

  在我的群友胡同学看来,这样一个群得以延续的主要原因之一,是群内打卡的形式深得人心。“这是种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行为,”胡同学说,“并且还不给别人添堵。”她对比的对象是曾一度横扫朋友圈的英语学习打卡。

  作为一名略有朋友圈洁癖的人,胡同学认为朋友圈英语app打卡如同在交隐形智商税,“就是在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学习了,但目的居然是为了换个书包或者一本纸质书。”

  群打卡则完美避开了商家设立的社交圈套,无需沉迷于靠好友夸奖点赞而营造出的理想形象,更不必为了获得“打卡返现”等收益而流于形式盲目打卡。更为关键的是,在打卡人不被幻象左右的同时,群内打卡不会对朋友圈围观者造成视觉乃至心理困扰。

  与小宝对打卡规则的执念不同,胡同学更喜欢综合群相对灵活的规章制度:每个人可以选3个打卡项目,单一或累计各项时间每天达一小时即可打卡;每周还可以获得一次请假份额。在她看来,这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节奏,也是这个群生命力的重要来源,“总要有喘息和悔过的机会嘛”。

  然而100天到底不算短,群里也常常出现各种颇有规律的“名场面”。比如每晚临近午夜,总会有人火线打卡;也有人以自暴自弃的心情发一个红包说“来不及了今天”或者“哎呀喝多了”;节假日时也总会有人放飞自我,表示“玩儿一天!发个包!”在春节一类的高峰期,群内一天最多有近十个红包出现。

  励志的场景也常有。清早大家还在睡眼惺忪,就已经有人打满了一小时晨练卡;偶尔群里也会直接出现一张全马完赛的微信截图;最励志的是,不久前一个姑娘在打卡过程中迎来了宝宝降生,生产前几天她还在做孕妇瑜伽,出产房没多久就以拉丁舞打卡恢复身材,且成效显著。

  当然也有乌龙。胡小姐就有过数次读完书但忘记打卡的悲催经历;而我最绝望的时刻来自去英国旅行的数日,每天即便以三万步行程妥妥运动达标,但还是连续三天倒头就睡忘记打卡,发红包发到肝儿颤。

  小宝曾在初期参加过一个媒体朋友组织的写作打卡群,整个活动21天,每天的打卡指标是500字。“我就是那时候开始喜欢上写东西的,”小宝说,“最初写到200字就卡壳,慢慢地就能写到500字了。”这次打卡让他对写东西产生了近乎迷恋的情绪,如今他每天坚持写作2000字以上,并以此在群内进行日常打卡。

  他也建议参与者选择一个并不擅长的项目,以打卡为契机,强迫自己扛下来。“太easy了,太适应了,就容易原地打转。”曾经有个以插画为项目的姑娘,最初入群时笔触平平,但绘画技能随着日日打卡水涨船高。最后一天,她将所画早餐图发给以做早饭打卡的群友,后者发图进群,竟没人发现那不是一张照片。

  小宝印象颇深的还有“唐诗课打卡群”。这是因《六神磊磊读唐诗》的音频课而聚集的听友群,参与者根据每天发布的课程写下感受,上传至平台。共有超过1800人参与其中,盛况空前,一度给服务器带来不小压力。参与者的走心留言,也常常令组织者特别感动。

  但无论是身为组织者还是参与者,小宝最感动的时刻并不是某一轮打卡结束,或是某一次成绩的取得。长达一年的读书群进程过半时,他曾在群里约了一次聚餐。出乎意料的是,36位成员里有27名到场,其中许多人是从天津、山西、黑龙江等地赶到北京。

  长久相伴而结下的人、生发的感情,或者是打卡这件事带来的最大彩蛋。当初由打卡小白组成的“C30”小组,最终还是背弃了“打卡结束就解散”的原始协议,成为相交甚密的小联盟。

  在打卡群的维度下,人与人的联结有了新的质感,时间的计量也有了新的方式。以100天打卡群为例,算上每轮结束后的休整期,三次卡打满,一个年头也就过去了。

  但生命在管理员的excel表格中有了另一种形式的呈现,人生由此被统计、被梳理,某种程度上不致陷入虚无。

  “被自己看见,也被他人看见;被自己认可,也被他人认可,这可能就是打卡的意义所在。”说完这句后,小宝匆匆结束了采访开始了当日写作。